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她的演出让河南万人空巷,被赞为“皇后”的她直播间里找到新舞台

2023-05-29 13:29:43 10

摘要:她是河南曲艺界家喻户晓的“坠子皇后”,有观众“三天不回家,也要看看胡中花”;她也是直播间里的曲艺主播,在抖音收获近百万粉丝。坠子最辉煌的年代,河南一个县就有几百个坠子艺人,一个人的收入能抵得上几十个教书老师。为了赚钱养家,从小没吃过白面馍馍...

她是河南曲艺界家喻户晓的“坠子皇后”,有观众“三天不回家,也要看看胡中花”;

她也是直播间里的曲艺主播,在抖音收获近百万粉丝。

坠子最辉煌的年代,河南一个县就有几百个坠子艺人,一个人的收入能抵得上几十个教书老师。为了赚钱养家,从小没吃过白面馍馍的胡中花,入了坠子这个行当。但随着时代发展,演出减少、市场变小、收入降低,胡中花的不少同行转了行。

七年前,当女儿劝胡中花开直播的时候,她没想到有人会愿意对着手机听坠子,更没想到自己还能获得打赏收益。如今,直播间已经成为胡中花的第二个舞台,粉丝的点赞、打赏让她受到很大鼓励:原来河南坠子还是有市场的!直播也增加了胡中花的演出机会。她把演出电话写在抖音主页上,有时候,一天能接到二三十个电话,一个月至少能接五六场演出。

这几年,胡中花几乎跑遍了河南省内的县城、农村,也去过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这些大城市,还去过台湾演出。她感觉到,天南地北,到处都有老乡对乡音的渴望。在直播间,“坠子皇后”找到了让这门传统手艺传下去的新希望。

5月9日,胡中花在抖音直播开放日“第二舞台”河南站的活动现场,分享了几十年来她和河南坠子的故事。以下是她的自述:

大家好,我是河南坠子表演者胡中花。

在抖音,我的账号名叫“坠子皇后胡中花”,哎,这可不是我自己起的啊,是我粉丝给我的称赞、衣食父母给我的美誉。

河南坠子最辉煌的时候,就是在我父亲还登台表演的那个年代,唱河南坠子的“艺人”“多如牛毛”,一个县里就有几百个。其实啊我们这个行业现在已经没有多少人了。

今天,借着这个机会,我想向大家讲讲我的故事,也讲讲这些年河南坠子的故事。

为了赚钱养家,入了河南坠子这一行

在我小时候,家里很穷,睡牛屋,睡地铺,都没吃过白面馍,顶多是杂面馍外边有一层白面的皮,我就爱吃那个皮。家里兄弟姐妹多,男孩女孩总共七个,有三个哥三个姐,我最小,老七。我从来没穿过新衣服,有一次过年,我妈给我买了一双新袜子,高兴得一晚上没睡着。

父亲走南闯北演唱河南坠子养家糊口,当时我父亲在我们当地是很有名气的,有很多年轻人慕名来拜师学艺,徒弟收了十几个,一个个比我们家还穷,吃住都在我们家。白天学习,晚上排练。那个时候我小,偷偷看他们排练、背词。小时候听不懂词里的意思,就觉得好听,听着怪美,没事就跟着唱两句。

在我初中二年级的时候,有一天父亲突然对我说:妮咱别上学了,跟着我学河南坠子吧。我不愿意,因为我学习成绩还不错。父亲说:不学河南坠子就只能在家种地,没办法,只能跟着他学。我从小就有一个志向:一定要走出去,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三天不回家,也要看看胡中花

开始学河南坠子,太难了,除了抄词,背词,练习唱腔,还要学表演学了好长时间,就学会了几个小段子,有一天父亲对我说:妮,不能光学小段子,必须学唱大书,在这方面你还挺有天赋,嗓子天生就高亮、浑厚,纯正。背词也快,一开始,我把词抄在纸上背。后来,听我父亲唱,听几遍就学会了,像录音机一样。

我真正喜欢上河南坠子,是因为十几岁的时候,第一次去外地演出,三天就挣了十块钱,那是上个世纪90年代。我攒到一百块钱的时候,兴奋地跑回家,把钱塞我妈手里,说:妈,这都是我挣的,你想咋花咋花!

每次演出都要坐好几个小时的大巴车,有的车站离村子远,下了车还得走一个多小时。村里都是泥路,有时候还得背着自行车爬山。但是收入还可以,演出多的时候,一个月能挣一两千块钱。那个时候在我们那,当学校老师一个月才几十块钱。

大概在94年我开始录磁带,到2004年开始录制光盘,在很多地方电视台播放,大街小巷都能听到我的唱腔。

在我演出的时候,有的人开车跑一两百公里,就为了看我一场演出。有一次演出前我突然病了,观众们就等了我三天,说:三天不回家,也要看看胡中花。演出结束,要签名、合影的人差一点把舞台给挤塌。没有演出的时候,我的声音也在磁带里、光盘里、唱戏机里,陪伴着一个个村子。

线下演出“垂死挣扎”,直播打赏让坠子演员“吃上饭”

二十年前开始,有一些原来很优秀的河南坠子艺人挣不到钱,都不唱了,开始进厂打工,或者盖大楼、扛水泥。现在,一个县里顶多还有一两个唱河南坠子的。

2016年的时候,女儿跟我说:妈,你开直播吧。那个时候,跟我一开始学河南坠子时的心情一样,我不愿意播。我心想,平时演出观众都成千上万、掌声一片,自己对着手机唱有啥意思?

没想到我第一次直播,直播间就涌进了一百多个粉丝。有人在评论里说“胡老师,原来是你”,还有人觉得观众少,替我不平。好多人在线上给我送花、送礼物,我受到了很大的鼓励,觉得还有人在网上听河南坠子,还有收益。

疫情那几年,我几乎每天都在抖音上直播,最多的时候,一场直播能有七八千的打赏收益。哪天有事没播,粉丝就会给我留言,说想念我了。现在,我的账号已经有了一百多万个粉丝。我把每一次直播都当成正式的演出来对待,服装、背景都要“讲究”。

线上反哺线下,在直播间走向大江南北

我喜欢跟粉丝们互动,经常留言的粉丝,我会点开他们的头像,浏览他们在抖音上发的视频。我发现我的粉丝里老、中、青都有,有年轻人问我收不收徒弟,也有年纪大点的给我留言,说自己在外打拼,想家了就听着我的声音直到天亮。有粉丝专程从新疆跑到河南见我,这是个背井离乡的河南人,说非常感谢胡老师,能在你的直播间里听到家乡的声音。

直播也增加了我的演出机会。我在抖音上有好几个账号,每个账号的首页我都写上了自己的手机号和微信,告诉大家有演出机会就随时找我。有时候,我一天能接到二三十个电话,一个月至少能增加五六场演出机会。我几乎跑遍了河南省内的县城、农村,山东,山西,河北,安徽,也去过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,新疆,东北这些大城市,还去过台湾。我能感觉到,天南地北,到处都有老乡对乡音的渴望,也有对传统文化的认同和拥抱。

打过工、种过地,直播让老伙计重回“新舞台”

直播不仅帮助了我,也帮助了我的同行们。我慢慢发现,直播间里唱河南坠子的越来越多,有的还是我的熟人,他们出去打过工、种过地,因为有了直播,他们回到自己热爱的行业,我们有时候还在线上一起连麦互动,同时也增加了收入。

我的唱段都是我父亲教我的,他总是跟我说:我家小妮站在舞台上就是好看,要是能在电视上看到我妮就好了,我做到了,不仅上了电视,还在抖音上有上百万粉丝。我已经实现了他的愿望,很遗憾他老人家看不到了。

现在,我也在教我的女儿拉弦,给我伴奏。我们母女俩经常一起演出、一起直播,好多人都爱看她。我没想过自己要唱到多大年纪,啥时候唱不动了再说。到时候,我女儿、徒弟就接着唱。感谢直播间的粉丝,让我相信,河南坠子一定会一代代传承下去。

谢谢大家!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